漳州信息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南风股份获国资“回心转意”式举牌实控人跑路已一年有余

我想在4天前和中国商业新闻分享

记者王迎春在北京报道

终于,有人打破了南丰股份()的沉闷气氛。深圳)。一年多来,该公司的每日公告一直被负面信息所主导,如债务、诉讼和立案调查。其二级市场在经历大幅下跌后,在底部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横向交易。10月14日,上市公司披露,广东南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海投资”)最近购买了该公司5%的股份,这意味着该公司已获得许可,这种行为往往伴随着随后的股权变动。有趣的是,南海投资于2019年1月与上市公司签署了框架协议,并选择在今年7月终止合作。这一次,注册被退回。

南丰股份于2009年上市,已经在资本市场上玩了10年。这家通风与空气处理制造企业也是一家家族企业。它的创始人是杨文泽(父亲)、杨子山(哥哥)和杨紫茳(弟弟)。他们也是公司的实际控制者。自上市以来,杨文泽已退至第二任董事长,杨子山负责运营,杨子山担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杨紫茳帮助哥哥并担任副总经理。

2015年底,杨三子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发生了很大变化。他的弟弟杨紫茳辞职,父亲杨文泽提前退休,杨子山成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全面负责公司治理。然而,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然是杨致远的三个儿子,他们没有换股票。

记者《中国经营报》梳理发现,公司进入2017年下半年后,公司命运逆转,股价逐步回落。在股价下跌时,杨和他儿子的承诺开始出错。2017年7月,文泽承诺的股票接近警戒线,并开始补充头寸。2017年11月,杨子山质押的股份也面临空头风险,急需补充。2018年春节,南丰股票停牌,这显然是一个权宜之计。经过三个月的支持,以重组为由暂停交易终于在2019年5月7日恢复。

重组的失败摧毁了投资者最后的耐心。股价失去这种支撑立即引发了类似悬崖的下跌,几天后股价下跌了三分之二以上。在崩盘发生之前,当时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子山放弃了自救,选择了退出联盟。

2018年5月5日,上市公司披露重组失败的同一天,也披露了另一条震惊市场的消息。离开管理层近三年的杨紫茳告诉上市公司,他的兄弟杨子山已经失去了他的工会。没有一个家庭成员能找到杨子山本人。他已经向警方报案了。

杨子山现在在哪里?南丰证券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仍然不知道,仍然处于亏损状态。看看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上面写着杨子山在加拿大有永久居留权。

杨子山决心抛售的实质是大量债务。除了使用股票质押涉及的3.6亿元债务外,使用上市公司名称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涉及的债务本金为3.66亿元,还有不涉及上市公司的债务。根据南丰随后的公告,上述3.66亿元债务本金是杨子山以一家上市公司的名义发生的。

从那以后,杨致远和他儿子的股票被各种债权人冻结。有些已经被司法部门拍卖了。2019年11月1日至2日,杨子山名下1230.87万股将进入司法拍卖程序。

在这种岌岌可危的形势下,佛山当地的国有资产南海投资。

2019年1月9日,上市公司披露,杨文泽和杨紫茳共持有1.06亿股,占21.26%,向南海投资质押另一股东邱云龙的4883万股,南海投资为上述股东提供贷款。南海投资获得除收益权和转让权以外的所有权利,如投票权、提名权和建议权等。总之,以南海投资为代表的佛山郭子将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

然而,双方的合作在框架协议中停止了。今年7月,上市公司披露,双方协议终止,这也意味着南丰股份的命运再次不确定。

有趣的是,南海投资于2019年6月26日开始从二级市场购买南丰股份。截至10月11日,购买南海投资已达到5%,这是一个迹象。

“宣布在南海投资是他们的单方面行为。双方的合作于今年7月终止,此后就没有再联系过。”证券部的工作人员向我们的记者解释说。为什么在南中国海投资如此?南海投资人员拒绝了采访,因为他们没有透露信息。目前,南丰股份的股价已经在底部横向交易了一年。10月14日,中国股市罕见地上涨了9.93%。

收集和报告投诉

记者王迎春在北京报道

终于,有人打破了南丰股份()的沉闷气氛。深圳)。一年多来,该公司的每日公告一直被负面信息所主导,如债务、诉讼和立案调查。其二级市场在经历大幅下跌后,在底部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横向交易。10月14日,上市公司披露,广东南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海投资”)最近购买了该公司5%的股份,这意味着该公司已获得许可,这种行为往往伴随着随后的股权变动。有趣的是,南海投资于2019年1月与上市公司签署了框架协议,并选择在今年7月终止合作。这一次,注册被退回。

南丰股份于2009年上市,已经在资本市场上玩了10年。这家通风与空气处理制造企业也是一家家族企业。它的创始人是杨文泽(父亲)、杨子山(哥哥)和杨紫茳(弟弟)。他们也是公司的实际控制者。自上市以来,杨文泽已退至第二任董事长,杨子山负责运营,杨子山担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杨紫茳帮助哥哥并担任副总经理。

2015年底,杨三子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发生了很大变化。他的弟弟杨紫茳辞职,父亲杨文泽提前退休,杨子山成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全面负责公司治理。然而,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然是杨致远的三个儿子,他们没有换股票。

记者《中国经营报》梳理发现,公司进入2017年下半年后,公司命运逆转,股价逐步回落。在股价下跌时,杨和他儿子的承诺开始出错。2017年7月,文泽承诺的股票接近警戒线,并开始补充头寸。2017年11月,杨子山质押的股份也面临空头风险,急需补充。2018年春节,南丰股票停牌,这显然是一个权宜之计。经过三个月的支持,以重组为由暂停交易终于在2019年5月7日恢复。

重组的失败摧毁了投资者最后的耐心。股价失去这种支撑立即引发了类似悬崖的下跌,几天后股价下跌了三分之二以上。在崩盘发生之前,当时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子山放弃了自救,选择了退出联盟。

2018年5月5日,上市公司披露重组失败的同一天,也披露了另一条震惊市场的消息。离开管理层近三年的杨紫茳告诉上市公司,他的兄弟杨子山已经失去了他的工会。没有一个家庭成员能找到杨子山本人。他已经向警方报案了。

杨子山现在在哪里?南丰证券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仍然不知道,仍然处于亏损状态。看看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上面写着杨子山在加拿大有永久居留权。

杨子山决心抛售的实质是大量债务。除了使用股票质押涉及的3.6亿元债务外,使用上市公司名称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涉及的债务本金为3.66亿元,还有不涉及上市公司的债务。根据南丰随后的公告,上述3.66亿元债务本金是杨子山以一家上市公司的名义发生的。

从那以后,杨致远和他儿子的股票被各种债权人冻结。有些已经被司法部门拍卖了。2019年11月1日至2日,杨子山名下1230.87万股将进入司法拍卖程序。

在这种岌岌可危的形势下,佛山当地的国有资产南海投资。

2019年1月9日,上市公司披露,杨泽文、杨子江以合计持有的1.06亿股股份,持股比例21.26%,与另一位股东仇云龙的4883万股一同质押给南海投资,由南海投资向上述股东提供借款;南海投资获得这些股份对应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等除收益权与转让权以外的所有权利,简言之,南海投资所代表的佛山国资将成为这家公司新的控股股东。

不过双方的合作止步于框架协议。今年7月,上市公司披露,双方协议终止,这也意味着南风股份命途再次陷入不确定性中。

有意思的是,南海投资自2019年6月26日起开始陆续从二级市场买入南风股份,至10月11日,南海投资的买入已达到5%,构成举牌。

“南海投资的举牌是他们单方面的行为,双方的合作已于今年7月终止,后来双方并没有接触过。”证券部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解释。南海投资何以如此?南海投资的工作人员以没有披露信息的需求拒绝了采访。当前,南风股份的股价已在底部横盘一年,10月14日出现罕见上涨,涨幅高达9.93%。

——

  • 942167006


  • 漳州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xingkelvye.net.cn 技术支持:漳州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