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信息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青园?人文燕赵|载歌载舞哈哈腔

  2019 燕赵都市报

  幕启……农民打扮的王小野外打鸟,他手拉弹弓,瞄准目标,一下子击中。这时恰遇村姑苗梅来到,二人为索鸟发生矛盾,矛盾中又产生爱情,最后二人定终身。一对青年男女追求幸福生活的载歌载舞的表演,构成了哈哈腔《王小打鸟》的独特风韵。20世纪60年代初,笔者看清苑县(今保定市清苑区)哈哈腔剧团演出的《王小打鸟》(秦艳蓉饰王小,商焕文饰苗梅),至今印象很深。这是哈哈腔很有名的一出小戏,也可称之为代表剧目。2006年,哈哈腔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戏剧)名录。

  

  哈哈腔《白云仙子》剧照。

  小剧种有了大名气

  哈哈腔俗称“喝喝腔”,其唱腔的尾声带有“哈哈”“喝喝”之韵,这成为它定名的原因和标志。

  在河北省30多个地方剧种中,哈哈腔是一个稀特小剧种,早年流布广,现在主要流传在清苑一带,故又称“清苑哈哈腔”。如今省内演出哈哈腔的民间戏班不少,作为职业表演团体,清苑哈哈剧团声名远扬。

  说起哈哈腔的历史,要追溯到清代乾隆年间。据传,乾隆年间蠡县洪善堡村的艺人到清苑县罗家营村铡草时,传下了这种演唱艺术。其实,哈哈腔原是俗曲曲名,清嘉庆年间北京抄本《杂曲二十九种》所收《西厢记》和北京“百本张”抄本中均有该曲。有据可查的是,哈哈腔形成于明末清初,清乾隆年间已经在民间流行,清末民初达到鼎盛。它的发展大约经历了当地的民间歌舞、民间小戏两个阶段,最后定型为以弦索腔小曲“柳子”为唱腔的小戏。其演出场所起初是城乡庙会,至20世纪初开始进入北京、天津等大城市的剧场、茶楼。

  哈哈腔一直是清苑影响最大的民间艺术,不仅是清苑人艺术欣赏的主要剧种,而且还渗透到民众的日常生活之中。哈哈腔被公认为是清苑的文化代表。

  哈哈腔早年分东西两路,山东省的乐陵、宁津一带为东路,河北省的保定、沧州一带为西路。至清代光绪年间,衡水、沧州、保定的一些乡村,纷纷组建哈哈腔班社。清末民初,哈哈腔盛行一时。1910年前后,任丘县(今任丘市)的哈哈腔戏班还到北京、天津演出。尤其在抗战期间,清苑一带的哈哈腔更为活跃,还上演了不少直接为抗战服务的剧目。

  不用说不爱看戏的人对哈哈腔戏感到陌生,就是广大戏迷、票友,恐怕一唱也是京剧、评剧和河北梆子。可是,如果你到清苑走一走,那里的丝竹之声伴奏的准是哈哈腔,人们说,“就是爱听俺们的哈哈腔……”

  1959年9月25日,毛主席到南方视察工作回京途中过保定,在河北礼堂观看了清苑哈哈腔剧团演出的《王小打鸟》,并给予高度评价。随后,河北省、地、市专业艺术团体抽调一批创作人员和优秀青年演员充实到哈哈腔剧团,改编了《拜花堂》《皂袍记》等一批传统剧目,新创了《看瓜》《接闺女》等一批现代戏,影响越来越大。

  哈哈腔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小剧种仿佛一下子有了大名气。其实不然,这个小剧种作为我省乃至我国戏曲文化的历史遗产,200多年来以其独特的表演形式,早已根植民间,饮誉剧坛。不过,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后,哈哈腔的保护和传承更有了美好的前景。

  小角小戏是百姓的最爱

  在行当上,哈哈腔和其他剧种一样,分为生、旦、净、丑。清苑哈哈腔剧团演出过《刘公案》《穆桂英大破洪州》《宝莲灯》等大戏,但它有自己的特色,剧目行当以前多为小角,即小生、小旦或小旦、小丑,梨园界对此称“两小”;剧目也多是小戏,表演的故事是农事劳动或日常生活,非常贴近农村百姓的现实,如耕地、赶车、摘棉花、打鸟。这从早期的剧目《王小打鸟》《王小赶脚》《小过年》《拴娃娃》《摔纺车》《指路》等百余个剧目中可以看出来。乐队的文场以板胡、笛子、笙为主,尤其是笛子,极为火爆,有“拙笙、巧弦、浪笛子”之谓。演这些生活小戏时,笛子的鸣奏欢快热烈,使戏曲充溢着浓厚的生活气息。

  正是因为哈哈腔来自民间,所以表演自然朴实,载歌载舞,不拘泥于戏曲程式,非常贴近生活真实,打水、纺线、缝衣等动作,一如真实生活,乍看上去不像在演戏,所以深受当地群众欢迎。

  20世纪50年代初,河北建有南皮县哈哈腔剧团和清苑县哈哈腔剧团。此后,清苑县哈哈腔剧团不断充实壮大,排演了大量传统戏和现代戏。其中,《王小打鸟》《洛阳桥》《搬窑》《接闺女》《看瓜》曾参加河北省和保定地区会演,享誉很高,周扬曾接见全体演员。清苑县哈哈腔剧团演出的《影误重圆》好评如潮,1981年由中央电视台多次播出。

  在传承中发展

  清苑哈哈腔剧团,从20世纪50年代建立一直到80年代演出都很火爆。当年团里有演职员七八十人,能演出大量的传统戏,如《下河东》《马娘娘》等,在当时很有影响;反映冀中儿女抗战题材的《风雨红杏》等现代剧目也受到广泛好评。当年剧团曾先后赴冀东、冀北许多地区以及山东、山西、天津等地演出,深受观众欢迎。

  20世纪90年代后,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哈哈腔演出市场曾一度式微。1995年国家确定哈哈腔为重点保留剧种后,清苑哈哈腔剧团利用夏季排练新的剧目,进行业务培训,冬闲和春季、秋后赴各地演出。目前,清苑哈哈腔剧团能演出30多个剧目,每年演出300多场。2004年7月,清苑哈哈腔剧团移植豫剧传统戏《唐知县审诰命》,引起轰动。因戏中说这个“审诰命”的唐成,就是清苑的县令(这当然是虚构),人们纷纷赞赏这个为民除害的清官。

  进入新世纪,哈哈腔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清苑县委、县政府成立了哈哈腔剧种抢救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出台了方案,设立抢救保护基金,并积极探索文企“联姻”的扶助机制,确立了“排新戏、出精品、以戏养团”的方案。县委、县政府统一安排在各乡村、城区为剧团增加演出场次,并利用县电视台《艺苑群英大擂台》专题节目和彩色周末、联欢晚会等活动,展示其艺术魅力。

  走进新时代,清苑区哈哈腔剧团坚持文艺“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人民服务”的方向,在传承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改编传统戏,创演现代戏,搞得有声有色,演出市场不断扩大。近年来,他们根据传统戏《白云仙子》改编的《魂断云崖》广受欢迎。今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而创演的文武兼备的大型现代戏《地道战》,庆“十一”期间将与观众见面。同时,沧州市沧县、青县、南皮县民营性质的哈哈腔剧团也很活跃,一直致力于传扬民族艺术,奉献给民众美好的精神食粮。

  (王德彰/文 刊于《燕赵都市报》9月20日14版)

  幕启……农民打扮的王小野外打鸟,他手拉弹弓,瞄准目标,一下子击中。这时恰遇村姑苗梅来到,二人为索鸟发生矛盾,矛盾中又产生爱情,最后二人定终身。一对青年男女追求幸福生活的载歌载舞的表演,构成了哈哈腔《王小打鸟》的独特风韵。20世纪60年代初,笔者看清苑县(今保定市清苑区)哈哈腔剧团演出的《王小打鸟》(秦艳蓉饰王小,商焕文饰苗梅),至今印象很深。这是哈哈腔很有名的一出小戏,也可称之为代表剧目。2006年,哈哈腔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戏剧)名录。

  

  哈哈腔《白云仙子》剧照。

  小剧种有了大名气

  哈哈腔俗称“喝喝腔”,其唱腔的尾声带有“哈哈”“喝喝”之韵,这成为它定名的原因和标志。

  在河北省30多个地方剧种中,哈哈腔是一个稀特小剧种,早年流布广,现在主要流传在清苑一带,故又称“清苑哈哈腔”。如今省内演出哈哈腔的民间戏班不少,作为职业表演团体,清苑哈哈剧团声名远扬。

  说起哈哈腔的历史,要追溯到清代乾隆年间。据传,乾隆年间蠡县洪善堡村的艺人到清苑县罗家营村铡草时,传下了这种演唱艺术。其实,哈哈腔原是俗曲曲名,清嘉庆年间北京抄本《杂曲二十九种》所收《西厢记》和北京“百本张”抄本中均有该曲。有据可查的是,哈哈腔形成于明末清初,清乾隆年间已经在民间流行,清末民初达到鼎盛。它的发展大约经历了当地的民间歌舞、民间小戏两个阶段,最后定型为以弦索腔小曲“柳子”为唱腔的小戏。其演出场所起初是城乡庙会,至20世纪初开始进入北京、天津等大城市的剧场、茶楼。

  哈哈腔一直是清苑影响最大的民间艺术,不仅是清苑人艺术欣赏的主要剧种,而且还渗透到民众的日常生活之中。哈哈腔被公认为是清苑的文化代表。

  哈哈腔早年分东西两路,山东省的乐陵、宁津一带为东路,河北省的保定、沧州一带为西路。至清代光绪年间,衡水、沧州、保定的一些乡村,纷纷组建哈哈腔班社。清末民初,哈哈腔盛行一时。1910年前后,任丘县(今任丘市)的哈哈腔戏班还到北京、天津演出。尤其在抗战期间,清苑一带的哈哈腔更为活跃,还上演了不少直接为抗战服务的剧目。

  不用说不爱看戏的人对哈哈腔戏感到陌生,就是广大戏迷、票友,恐怕一唱也是京剧、评剧和河北梆子。可是,如果你到清苑走一走,那里的丝竹之声伴奏的准是哈哈腔,人们说,“就是爱听俺们的哈哈腔……”

  1959年9月25日,毛主席到南方视察工作回京途中过保定,在河北礼堂观看了清苑哈哈腔剧团演出的《王小打鸟》,并给予高度评价。随后,河北省、地、市专业艺术团体抽调一批创作人员和优秀青年演员充实到哈哈腔剧团,改编了《拜花堂》《皂袍记》等一批传统剧目,新创了《看瓜》《接闺女》等一批现代戏,影响越来越大。

  哈哈腔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小剧种仿佛一下子有了大名气。其实不然,这个小剧种作为我省乃至我国戏曲文化的历史遗产,200多年来以其独特的表演形式,早已根植民间,饮誉剧坛。不过,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后,哈哈腔的保护和传承更有了美好的前景。

  小角小戏是百姓的最爱

  在行当上,哈哈腔和其他剧种一样,分为生、旦、净、丑。清苑哈哈腔剧团演出过《刘公案》《穆桂英大破洪州》《宝莲灯》等大戏,但它有自己的特色,剧目行当以前多为小角,即小生、小旦或小旦、小丑,梨园界对此称“两小”;剧目也多是小戏,表演的故事是农事劳动或日常生活,非常贴近农村百姓的现实,如耕地、赶车、摘棉花、打鸟。这从早期的剧目《王小打鸟》《王小赶脚》《小过年》《拴娃娃》《摔纺车》《指路》等百余个剧目中可以看出来。乐队的文场以板胡、笛子、笙为主,尤其是笛子,极为火爆,有“拙笙、巧弦、浪笛子”之谓。演这些生活小戏时,笛子的鸣奏欢快热烈,使戏曲充溢着浓厚的生活气息。

  正是因为哈哈腔来自民间,所以表演自然朴实,载歌载舞,不拘泥于戏曲程式,非常贴近生活真实,打水、纺线、缝衣等动作,一如真实生活,乍看上去不像在演戏,所以深受当地群众欢迎。

  20世纪50年代初,河北建有南皮县哈哈腔剧团和清苑县哈哈腔剧团。此后,清苑县哈哈腔剧团不断充实壮大,排演了大量传统戏和现代戏。其中,《王小打鸟》《洛阳桥》《搬窑》《接闺女》《看瓜》曾参加河北省和保定地区会演,享誉很高,周扬曾接见全体演员。清苑县哈哈腔剧团演出的《影误重圆》好评如潮,1981年由中央电视台多次播出。

  在传承中发展

  清苑哈哈腔剧团,从20世纪50年代建立一直到80年代演出都很火爆。当年团里有演职员七八十人,能演出大量的传统戏,如《下河东》《马娘娘》等,在当时很有影响;反映冀中儿女抗战题材的《风雨红杏》等现代剧目也受到广泛好评。当年剧团曾先后赴冀东、冀北许多地区以及山东、山西、天津等地演出,深受观众欢迎。

  20世纪90年代后,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哈哈腔演出市场曾一度式微。1995年国家确定哈哈腔为重点保留剧种后,清苑哈哈腔剧团利用夏季排练新的剧目,进行业务培训,冬闲和春季、秋后赴各地演出。目前,清苑哈哈腔剧团能演出30多个剧目,每年演出300多场。2004年7月,清苑哈哈腔剧团移植豫剧传统戏《唐知县审诰命》,引起轰动。因戏中说这个“审诰命”的唐成,就是清苑的县令(这当然是虚构),人们纷纷赞赏这个为民除害的清官。

  进入新世纪,哈哈腔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清苑县委、县政府成立了哈哈腔剧种抢救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出台了方案,设立抢救保护基金,并积极探索文企“联姻”的扶助机制,确立了“排新戏、出精品、以戏养团”的方案。县委、县政府统一安排在各乡村、城区为剧团增加演出场次,并利用县电视台《艺苑群英大擂台》专题节目和彩色周末、联欢晚会等活动,展示其艺术魅力。

  走进新时代,清苑区哈哈腔剧团坚持文艺“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人民服务”的方向,在传承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改编传统戏,创演现代戏,搞得有声有色,演出市场不断扩大。近年来,他们根据传统戏《白云仙子》改编的《魂断云崖》广受欢迎。今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而创演的文武兼备的大型现代戏《地道战》,庆“十一”期间将与观众见面。同时,沧州市沧县、青县、南皮县民营性质的哈哈腔剧团也很活跃,一直致力于传扬民族艺术,奉献给民众美好的精神食粮。

  (王德彰/文 刊于《燕赵都市报》9月20日14版)



漳州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xingkelvye.net.cn 技术支持:漳州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