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信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国家谈判药品进入21省医保降价一半减轻患者负担

在国家药品价格谈判之后,用于治疗乙型肝炎和肺癌的三种药物的价格已达到一半以上。目前,已有21个省将谈判药品纳入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等医疗保险,挽救了许多病人。但是,大多数省份都没有将谈判药物包括在城市医疗保险中,城市居民必须享受这一利益,仍然需要进一步的工作。替诺福韦酯治疗乙型肝炎已将价格降低了一半以上!价格不仅降低了,而且还包括在新的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中。有了这个好消息,许多乙型肝炎患者可以在一个月内节省很多钱。截至7月中旬,全国共有14个省就药物实施文件进行了全国谈判,共有21个省将谈判药物包括在各种医疗保险合规费中。今年5月20日,美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做好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的通知》,公布了用于慢性乙型肝炎替诺福韦和非小细胞肺癌,ectinib,gefitini的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的结果。三种药品的降价幅度分别达到67%,54%和55%。该通知要求所有地区在6月底之前挂断网络,并连接医疗保险以使患者尽快受益。降价的一半减轻了昆明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传染病科患者的负担。记者在20多岁时看到了一名慢性乙型肝炎患者。他已经病了8年,病情反复,几乎消耗掉了他的家庭积蓄。这位年轻人告诉记者,目前的药费是每天25元。 “我每个月只付两千多元,负担太重了。”根据他的医生,系主任李武的说法,这位年轻患者刚刚结婚一年,准备生育只能改变。“替诺福韦是最优选的药物,不影响生育。价格超过一半,降价后每天的价格仅为17元。这对患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根据2006年慢性乙型肝炎流行病学调查,全国大约有3000万慢性乙型肝炎患者,云南省则有30万以上。”云南病毒性肝炎研究中心主任魏佳说,更好的原始药物恩替卡韦,目前每个人都在使用,每天花费超过40元人民币;药品也应该每天花费25元人民币;替诺福韦不仅抗病毒,耐药性低,安全性高,而且价格便宜,每天花费17元人民币降价后,为病人节省了很多钱,药物在两周前进入医院时,他给病人开了处方,除了期待好消息的乙肝病人,肺癌病人还可以节省一笔钱。云南省肿瘤医院暨昆明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院长黄云超教授说:“肺癌是中国最致命的癌症,云南是高发地区,尤其是在云南省。宣威旧区。这次云南将相关药品的价格降低了一半以上,其中包括新的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和重大疾病保险,从而减轻了患者的负担。许多以前买不起药的患者也可以使用这种药物。” 5月27日,云南省牵头。颁布文件执行药品价格谈判的结果。 6月15日,谈判药物正式开放。截至7月27日,威瑞德(tenofovir)售出2,423盒,与原购买价999.99元相比,节省了123.57万元。截至7月28日,易瑞沙(吉非替尼)售出397盒,较原竞标价4996.66元,节省了元;卡梅娜(Ekentini)卖了49盒,原价2753元,节省了元。北京大学国际医学管理中心主任施鲁文说:“从患者的角度来看,它不仅降低了表面药物的成本,而且降低了相关疾病和其他药物的成本。”药品报销医疗保险仍然可以承受记者的理解。到年底,云南有470万贫困人口。去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8242元,居全国第28位。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40%的疾病数据,云南的贫困人口和重返贫困人口众多,摆脱贫困的任务更加艰巨。 “云南大部分地区都处于贫困地区。患有这两种疾病的基层人民使用起来不便且费用昂贵。医疗难以负担。通常,当一个人生病时,整个家庭都会被拖垮。新的农村合作社可以承受结果,结果将使人们尽快享受福利,减轻医疗负担,实现健康和减轻贫困。 ”云南省卫生计划委员会副主任郑进说。谈判药物包括在新的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和重大疾病保险中。但是,西部地区的医疗保险负担得起吗?新农合管理部门发现,新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可以支付大部分费用。云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基层处处长谢新英说,肺癌已被纳入云南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主要疾病的治疗之中。去年报销了4,238起案件,每年的费用约为15万元,按议价计算仅需7.5万元。 8万元。去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结余40.5亿元。今年,人均筹款增加了70元,参保人数超过3000万。这部分成本不会对整个印版产生太大影响。 “下一步是遵循主要门诊诊所的协调方法,使这部分肺癌患者也可以在门诊诊所开药,并将其纳入报销范围。”乙肝按发病率2.1%-2.2%估算,患者总数约100万,报销50%后,新农村合作社将需要支出29.4亿元,这将是一个相对较大的数字。对资金总额的影响。因此,云南考虑对乙型肝炎患者的补贴,每年总计两三千元,具体由各地区根据具体情况确定。 “新的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加上大病保险的报销,病人的实际赔付率已达到70%以上。加上这些赔偿办法,两种病人的负担将大大减轻。”谢新英说。史鲁文说:“谈判价格将在各地放下类似药物后,逐渐降低价格。受益的患者人数将更多。”城镇居民还没有享受到报销来进行谈判的好处,仍然有很多支持工作要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姜瑜说:“哪些医疗机构可以使用这三种药物?哪些人群应该首先受益?如何控制人们的过度用药?这些应该考虑,建议从大医院开始,执行,让穷人先享受福利,尽快摆脱贫困,并规范公立医院过度使用毒品,当然,我们必须还保证供货。云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医学行政司司长杨丽娟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属于卫生计划委员会管理。计算后,净价很快就商定了。之后,她与三家制药公司进行了会谈,并治疗了肺癌药物。捐赠部门的慈善协会在确认仍然可以享受药品优惠后进行了沟通,并与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城镇职工医疗保险管理部门和人力资源部门进行了沟通,希望尽快纳入城市医疗保险。像云南一样,其他省也很快将三种谈判药物纳入了新的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或大病保险中,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除了少数省份以外,城市医疗保险没有包括在内。对于许多城市参保患者而言,这仍然是沉重的负担。当天,记者采访了魏佳,她的一名患者不得不换用诺福韦。该患者的母亲已经准备从国外购买药品。当魏佳告诉她,这种药物是在国内推出并以低价出售时,母亲这两个女人很高兴。但是,由于该患者参加了昆明的员工医疗保险,并且该药物未包括在员工的医疗保险中,因此该患者在门诊服务中花费了1000多元。统筹费用后,仍然需要承担很多费用。据记者了解,昆明的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已合并为城乡居民医疗保险,该市的参保居民无权享受该政策的好处。 “都是一样的病,新农村合作社的报销更多,我们的城市居民什么时候可以享受医疗保险报销的好处?病人的母亲说。“我们最关心的实际上是两个问题。一种是患者何时可以购买,另一种是是否可以报销医疗保险。魏佳还建议,用于其他常见疾病的其他药物也很昂贵。我希望该国能够尽快进行谈判,使患有其他疾病的患者能够从中受益。黄云超也提出了类似的建议,那就是尽快给参保的城市居民也可以报销。同时,非医院患者也可以报销。除了医疗保险连接问题外,还存在交货时间表不同的问题。一些制药公司没有纳入当地的招标采购程序,害怕进入医院的采购目录,更担心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基金的安全性等。经过沟通,制药公司积极提供和表示愿意执行谈判的结果并使更多的患者受益。 “将来,国家将谈判更多毒品。我希望我们能够合理化该机制,并为该国建立一个联合执行系统,以便各地能够更顺利地执行,以便人民尽快减轻医疗负担。尽可能。”杨丽娟说。 (人民日报)

——

  • 752109815


  • 漳州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xingkelvye.net.cn 技术支持:漳州信息网 | 网站地图